金金網
進入舊版
掃碼進入手機版
當前位置 :首頁>小荷出水 > 成長習作 >

我不是熊孩子

2019-11-07 09:43:33來源:玄武區玄武湖街道作者:崔潤曦

  

  說到家訓,其實家里并沒有給我規定明確的家訓,我算是比較自由成長的,但我離那種“熊孩子”也很遠。看著這個征文標題的時候,我不禁想,是什么讓我沒有變成熊孩子的呢?

  我從小是個膽子比較小的孩子,所以基本不會惹麻煩,也算是省心的。但偶爾也會有麻煩找上我,有句話叫“兔子急了還咬人”,所以我也偶爾有“咬人”的時候。記得幼兒園放學經常和一群小朋友在小區里玩。一次,一個小朋友總是故意踩我的紙飛機,還踩我的腳,三番兩次后,我急了,我上去踩了他一腳,同時我抬眼看了看幾米開外的姑姑。姑姑正好看到整個過程,她只是輕輕地對我搖了搖頭,我跑開了。我聽到另一個媽媽對姑姑說,“是那個孩子先踩斌斌(小名)的。”姑姑說,“我看到了,但也不可以這樣解決問題。”我并不知道什么叫解決問題,也不知道應該怎么做,但知道我的做法不對。

  大了一點,上了小學,和同桌屢次有矛盾,終于升級到我撓了她的手(她之前如何屢次冒犯我就不贅述了),她的媽媽打電話給我家里,爸爸和我談了很多,總之是批評我的做法,我哭了。然后,姑姑又和我說,我們從小努力培養溫和自制的品格,現在“撓人”這個行為把好的品格都破壞了。這句話,我是認可的,但還是覺得委屈。姑姑繼續說,別人屢次的挑釁本不對,但我的“撓人”的行為讓人馬上忽略了別人的挑釁,卻集中于我傷人的行為,這樣做是不是很愚蠢呢?我忽然覺得很對,覺得自己不僅委屈,還不討巧。姑姑繼續說,所以傷人傷己的行為是最沒有智慧的,能用溝通解決的,就不要動手,不能溝通解決,還有老師和學校,不要報私仇。我覺得好像懂了點什么。然后姑姑申請給我換同桌,理由是要給我時間空間重新培養好品格。

  過去幾年了,我是初中生了,我和姑姑偶爾談起這事,覺得自己當初真是小心眼,也覺得當初的同桌其實沒那么討厭。雖然,我很難具體用文字寫出家訓,但我知道,永遠不要用暴力解決問題,天大的事,回頭看,都不是大事。

  另外,從小到大,姑姑強調的品格中的一點,就是誠實,不說謊。這對我來說,本不是問題,因為家里對我本就寬松,我也不太需要說謊來達到什么目的。但看來我還是太自以為是了。小學因為看電視說過謊,玩游戲說過謊,姑姑都認真地和我談話,我也努力改正。但記憶最深的一次,是我寫作業的過程里玩游戲,作業自然寫了很久。姑姑發現反常,問我為什么寫作業這么久,我說作業難。機智的姑姑瞥了眼桌子上的手機,看著我的眼睛說:“你是不是玩游戲了?”我不敢對上姑姑的眼睛,低著頭支支吾吾的說:“沒……沒有。”“真的?拿來給我看看。”我認慫了:“我玩了。”“你玩的什么?”姑姑又問。我打開手機,給她看。

  姑姑說,“在玩游戲這件事上,我們是有事先訂好的時間和對游戲內容的限制的。作為成年人,我也不敢說就事事做到,你做不到我也不會過分責備你。但說謊就是品質問題。我回想一下,你說謊基本都是因為游戲這些事情。你覺得誠實這個特質重要嗎?”我含著淚點點頭。“那愿意一起努力重新培養這個品格嗎?”我再點點頭。“既然游戲讓我們屢次說謊,那我們就從根里解決。我們把手機,iPad的游戲都刪掉,當有一天誠實的品格再養好了,你也重新獲得了我的信任,可以再玩游戲,可以嗎?”我點點頭,一起刪掉了游戲。這件事過去三年多了,我其實已經重獲信任,但也沒有再下載游戲玩了。這件事情讓我知道,誠實和信任的重要性,更知道人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。

  所以,雖然家里沒有白紙黑字的家訓,但生活的方方面面我還是受到管教,這樣的管教讓我沒有成為“熊孩子”,我很愿意繼續這樣被管教著。

編輯: 戴梅梅

重庆时时遗漏查询